精准一头一尾中特平台大全

突發!10倍白馬股閃崩、暴跌!又遭外資做空:造假、利益輸送

  又一家150億巨頭遭遇外資做空,閃崩、暴跌超20%!

  今日(8月15日)早盤,港股上市公司:澳優(01717.HK)股價上演閃崩慘案,短短1小時之內,股價暴跌超20%。隨后于11:20申請緊急停牌。

   

  對于突然上演的暴跌,澳優董事長顏衛彬回應稱,有人惡意做空。停牌公告顯示,將發表一篇澄清公告,相信該做空報告涉及公司的失實及誤導資料。

  今日盤中,沽空機構"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發布做空報告,指控澳優:

  2016-2017年期間,澳優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在內地的銷售額夸大52%;

  涉嫌調低人工費用,以及通過子公司云養邦進行虛假交易和秘密輸送利益;

  澳優的旗艦品牌:佳貝艾特羊奶粉存在誤導性披露,有引起中國消費者抵制的風險。

  最后,"殺人鯨"資本認為,澳優的每股價值僅有5.78港元,較今日收盤價還有40%的下跌空間。

  沽空報告一出,澳優的股價迅速下挫,暴跌20%后緊急停牌,總市值蒸發近40億港元,其最新市值仍高達156億港元。

   

  澳優,5年暴漲11倍的乳業巨頭

  澳優,全稱為澳優乳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全球范圍內從事生產、研究及銷售嬰幼兒配方奶粉、成人食品。其品牌奶粉銷售至中國、美國、荷蘭、德國、意大利等40多個國家和地區。

  早在2009年10月,澳優便登陸香港主板上市,其于2014年8月份以來,股價一騎絕塵。股價由1.49港元(后復權)一路攀升,并于2019年7月創下歷史新高18.75港元(后復權),5年間的最大漲幅超1158%,堪稱港股乳業中最大的黑馬。

   

  澳優股價月K線圖

  澳優5年時間暴漲11倍的背后,離不開的業績支撐。據澳優的歷年財務數據顯示,其上市的10年間全部實現盈利,2014-2018年期間,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63%。

   

  而就在前2天,澳優披露2019年度中期業績顯示,上半年營收超31.5億元,同比增長21.9%,歸母凈利潤2.6億元,同比減少20%,出現了罕見的下滑。

  澳優在報告中表示,盡管中國配方奶粉市場競爭持續激烈,但集團的營收仍持續增加,主要是由于集團生產的優質產品、品牌定位清晰、有效的營銷戰略,推動銷售額節節上升。

  而就在業績披露后的第2天(8月14日),澳優股價一度上演“有驚無險”的暴跌,盤中一度跌近10%,最終跌幅收窄至1.8%。

  卻不料,昨日虛驚一場的暴跌,在今日降臨,而且下跌之勢來得更為猛烈。

   

  做空報告質疑:造假、利益輸送!

  今日,澳優閃崩、暴跌的導火索,正是沽空機構:"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發布的做空報告,其中指認最為“致命”的一處是:“澳優的嬰幼兒配方奶粉在中國區的銷售額虛報52%。”

  據澳優的年報顯示,其2016、2017年在中國銷售的嬰幼兒配方奶粉產品都是從歐洲、新西蘭、澳大利亞的自有工廠或第三方供應商進口的。

  "殺人鯨"資本的做空報告直言,其通過公開的海關數據查得,澳優實際進口的嬰幼兒配方奶粉數量,遠低于澳優財報中披露的數量。

   

  圖片來源:殺人鯨資本的做空報告

  "殺人鯨"資本表示,根據澳優進口代理商申報的進口數據,推算出澳優在2016 、2017年期間,嬰幼兒奶粉銷量被虛報了52%,進而夸大了營收與凈利潤。

  另外,"殺人鯨"資本質疑,澳優存在虛假交易和秘密輸送利益的子公司。

  據悉,澳優的 Nutrition Care 產品主要通過云養邦(香港)有限公司(“云養邦香港”)在中國市場進行營銷、分銷。澳優持有云養邦香港60%的股權。

  2019年7月,澳優公告,以2.36 億收購高管們持有的云養邦香港剩余40%的股權。

  而對于這家分銷公司,做空報告指出:

  從香港公司注冊文件查得,截至2019年5月23日,云養邦香港的60%股權并非由澳優持有,而是由首席財務官王煒華 (WongWei Hua Derek)100%持有。

   

  圖片來源:殺人鯨資本的做空報告

  從而,"殺人鯨"資本認為,澳優在對云養邦香港的所有權上說謊,2019年7月收購少數股東權益的交易是非法的,這實際上是一起虛假交易,管理層依然可以通過持股該公司獲得利益。

  最后,"殺人鯨"資本在這份做空報告中表示:

  對澳優的股價估值為每股港元5.78,因為對于一家曾被欺詐和丑聞纏身,財務數據完全不可靠,仍然給出了23倍的市盈率估值。歸根結底,澳優完全不值得投資。

   

  澳優,緊急回應做空報告

  這篇做空報告的殺傷力可謂驚人,今日澳優市值蒸發近40億港元。

  收盤后,澳優便第一時間在港交所發布澄清公告直言,"殺人鯨"資本的做空報告所述指控并不準確,且具有誤導性。

   

  澳優在公告中表示,投資者務必注意,在一般情況下,沽空機構的利益未必與股東利益一致,其可能蓄意打擊上市公司、管理層的信心,損害上市公司聲譽。因此,公司提示股東應小心處理該做空指控。

  同時,澳優表示,將保留對做空機構:"殺人鯨"資本的負責人及相關人士,采取法律行動之權利。

  值得一提的是,據Wind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年末,中信建投(國際)財務有限公司持有巨額澳優股份,高達1.24億股,若未曾減持,其今日浮虧超3億港元。

   

  而早在2天前,伴隨澳優的中期財務報告發布,迎來券商機構的一片唱多之聲:

  國金證券分析師表示,澳優基本面趨勢向上,核心邏輯不變,未來發展依然有較大的空間。公司的核心業務增長穩健,持續向上;

  輝立證券分析師表示,預計澳優旗下自有品牌中的羊奶粉將繼續保持高速增長,特別是較高端產品,相較牛奶粉則將保持穩定增長;

  大和證券甚至給出了18.4港元/股的目標價。

   

  做空機構"殺人鯨",曾"狙擊"中國體育巨頭

  與其他沽空機構不同,"殺人鯨"資本更喜歡狙擊大型上市公司,因為知名度低的小型上市公司做空難度更大,且流通股供應有限,難以借到足夠多的籌碼(融券,是做空的先決條件),新秀麗、拼多多......都曾一度成為其“狙擊”的目標。

  而港股市場對于"殺人鯨"資本,也并不陌生。早在2019年5月30日,突然發起對中國體育巨頭:安踏(02020.HK)的狙擊。

  "殺人鯨"資本(Blue Orca Capital)負責人在投資論壇上公開質疑,安踏體育以及旗下品牌斐樂FILA收入不透明的情況,并預計安踏體育股價會有34%的跌幅,建議投資者"沽空"。

  當日盤中,安踏體育一度大跌超12%,觸及43.3港元低位,但收盤跌幅收窄至5.5%。

   

  隨后,安踏體育發布澄清公告,董事會強烈否認報道中的有關猜測,認為有關猜測并不準確并具有誤導性。隨后,安踏體育股價開始出現修復,并一路上漲,于7月29日創下歷史新高61.15港元/股。

  而,這無疑是"殺人鯨"資本一次慘痛的“滑鐵盧之戰”。如果其一直做空安踏的股票,大概率將會損失慘重。

  如今,其再度瞄準乳業巨頭,發布做空報告,澳優是否如安踏一般幸運,今日的做空只是“虛驚一場”呢?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全景財經)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平台大全 秒速时时是国家开的 彩票软件计划哪个稳 三分pk10免费计划 天天棋牌 送38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重庆时时彩真能稳赚吗 ssc聊天室源码 259彩票网是正规的吗 pk10全天免费冠军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