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一头一尾中特平台大全

從硅谷到蘇州 這家已達標科創板的 芯片公司為何不著急

  張苑柯 袁子懿

  [創達特是一家芯片設計公司,主要產品為運營商產品、國家電網芯片產品、芯片定制服務。]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如果按照科創板5套上市標準來看,創達特已經滿足第一套上市標準,即“市值10億元+凈利5000萬或收入1億”。創達特對科創板抱有期待,但并不著急。]

  “條件成熟的話,我們考慮在國內上市。目前也在關注科創板,還在和券商溝通中。主要看看后面的科創板發展情況,看看科創板能否逐步在制度和市場方面真正像美國的納斯達克一樣,體現出技術型企業的創新優勢。”創達特(蘇州)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創達特”)的創始人兼總經理譚耀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說。

  創達特是一家芯片設計公司,主要產品為運營商產品、國家電網芯片產品、芯片定制服務。從去年創達特開始投入的還有工業通訊芯片、智能車網關通信平臺,目前主要合作商包括華為、烽火、國家電網設備廠商,以及頭部的汽車零配件廠商。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如果按照科創板5套上市標準來看,創達特已經滿足第一套上市標準,即“市值10億元+凈利5000萬或收入1億”。

  據不完全統計,已報送的72家企業中從事半導體、集成電路芯片行業的企業超過10家,包括晶晨半導體、中微股份、聚辰半導體、晶豐明源、睿創微納、樂鑫科技、和艦芯片、安集股份、瀾起科技等。

  其中晶晨半導體是科創板受理的首家企業,在市場人士看來,這足以體現資本市場對半導體行業的支持意圖。同樣作為芯片企業,創達特對科創板抱有期待,但并不著急。

  從硅谷到蘇州

  小橋流水人家是古城蘇州2500年來最美的面孔,不過,如今在城市的另一端一個新區日漸崛起,25歲的中新蘇州工業園區正將蘇州推向科技創新的前沿。

  4月12日,科創板第十三批受理企業名單公布,總計受理企業達到72家。其中包括來自蘇州的10家企業,占總數的14%,而工業園區就貢獻了其中的6席。

  這一天,正是中新蘇州工業園區建設25周年。目前園區共有上市企業23家,新三板掛牌企業累計111家。2018年在生物醫藥、納米技術應用、人工智能產業,分別實現產值780億元、650億元、250億元,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占規上工業產值比重達到70%以上。

  產業園區的支持政策和產業集聚優勢,讓正在美國硅谷創業的譚耀龍看到了新的發展機遇。

  2008年,看到中國芯片市場的巨大發展空間,譚耀龍帶領團隊回國創業,創立創達特并落戶蘇州。經過十年發展,創達特已經從最初的三四人“硅谷海歸”小團隊,發展到如今近250人規模的企業,除蘇州外,還在上海、南京等多地設點。

  據譚耀龍介紹,創達特目前研發投入占營收的25%以上,公司還會持續不斷加大科技人才研發投入,保持公司技術的競爭性。

  他透露,創達特目前每年業績增長大約能夠保持在60%。但是在譚耀龍看來,依舊不可以掉以輕心。“每個行業都有周期性,這是公司避免不了的風險,但是中國有句古話叫東方不亮西方亮,通過產品多樣化去克服行業的周期性是一種能力。”他說。

  啟信寶數據顯示,創達特從2007年到現在已經完成了3輪融資,但具體融資金額未知。值得注意的是,創達特的天使輪投資方為蘇州工業園區的元禾控股下的中新創投,而后續又有元禾控股旗下的凱風進取。

  滿足條件,卻并不著急

  “雖然科創板允許未盈利的企業進入,但是從中國股民角度來說還是不喜歡未盈利的公司,可能會出現一、二級市場倒掛的問題。”譚耀龍表示,即使企業在科創板上市,還要考慮后續業務增長的問題,企業只有不斷孵化新的高技術含量的新項目,才能保持公司持續發展的活力。

  目前科創板受理的半導體公司,主要以“高研發投入企業+行業細分龍頭”為主。

  高研發投入是芯片行業重要特征。設備企業中微半導體2016~2018年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分別為50%、34%、25%。設計企業瀾起科技2016~2018年研發投入分別為營收的23%、15%、16%。

  在譚耀龍眼中,公司本身實際上業務的穩定增長是最重要的。

  譚耀龍將每一個不同的投入方向和項目比喻成一艘小船,而在單一領域投入大資金深鉆的公司比作大船。他認為,雖然大船抗風險能力強,但是掉頭能力稍弱,“所以最好的方法是組建一支有諸多中小型船只的艦隊”。

  他進一步以海外同行業公司舉例,雖然同樣是做集成電路芯片,海外的大型芯片企業會將觸角深入不同行業的芯片業務中,并不斷調整投入方向,“比如哪個芯片項目或哪個方向未來可能會更好,就加大投入,哪些傳統的或是看到未來有下行周期的,就降低投入,這是公司戰略的重中之重。”譚耀龍稱。

  除此之外,他認為一家公司打造研發團隊和研發體系的能力,并將之與資本合理匹配也至關重要,且科創板的公司上市時體量不大,之后或多或少會面臨以下問題——即如何將自己原有業務做精的同時利用融資能力和品牌議價能力多業務發展,培養起自己的艦隊。

  “但是這個業務發展一定不是鼓勵企業融錢去做房地產、純金融投資,實體公司就該用資本力量圍繞技術去做事情。”譚耀龍強調。

  芯片產業發展只能步步為營

  近年來,芯片設計、芯片制造產業發展迅速。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集成電路產業快速增長,規模達到6531.4億元,同比增長20.7%。

  值得注意的是,國內與芯片“掛鉤”的企業大多是Fabless模式。所謂Fabless是Fabrication(制造)和Less(無)的組合,即指“沒有制造業務、只專注于設計”的集成電路設計的一種運作模式。創達特、樂鑫科技等都是Fabless為主要模式的公司。

  據ICInsights數據,以Fabless設計產品銷售額為統計口徑,2018年全球Fabless芯片設計產業產值規模達到1084億美元,中國大陸Fabless芯片設計企業占全球銷售額的12%。

  2018年國內本土芯片設計銷售總額達到2576.96億元,同比增長32.42%。2018年全國共有1698家芯片設計企業,相比2017年新增318家。2018年,國內前十大芯片設計企業銷售總和達到965.3億元,同比增長17.59%。

  與此同時,國內芯片產業鏈逐漸從低端向高端延伸,產業結構更趨于合理。2018年,全球半導體市場規模達到4687.8億美元,同比增長13.7%。中國芯片市場規模達1.5萬億元,是全球最大集成電路單一市場。

  然而,中國芯片市場高度依賴進口,2018年中國全年進口集成電路3120.6億美元。

  據WSTS(全球半導體貿易統計組織)數據,以芯片消費地劃分,2018年除日本以外的亞太地區芯片消費量達到2886億美金,占全球芯片消費量的60%。中國消費了全球一半以上的芯片。

  他認為,目前國內芯片公司的有效發展路徑就像“農村包圍城市”一樣,從細分市場著手,逐個擊破。

  “在這個行業里‘形而上學’不管用,不能認為沒有占領100億市場的公司就不是好公司。在每一個十幾億的市場里站住腳跟,打下糧食,再去找第二個根據地,養第二批人,再找第三個根據地。通過多個幾億、十億的市場拼湊出100億的市場。”譚耀龍說。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精准一头一尾中特平台大全 娱乐乐翻天节目策划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3d组选包胆中了多少钱 网上抢庄牛牛是骗局吗 时时彩后二码 安徽时时有没有单双 福彩3d号走试机势图 新疆时时五星96期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龙虎和微信 利达娱乐app怎么下载